杀人比日本鬼子还狠毒的柬埔寨红色高棉

[复制链接]

989

主题

1003

帖子

1003

积分

柬埔寨精灵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03
发表于 2017-4-18 16: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柬埔寨最大购物平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比日本鬼子还狠毒的柬埔寨红色高棉
1960930日,在金边火车站的一间破旧房屋里,柬埔寨劳动党宣告成立。在新建的组织里,一批五十年代留法归来者如波尔布特、英萨利、宋成、乔森潘等进入中央领导层。
1.jpg
波尔布特
1962年柬共总书记杜斯木神秘失踪,波尔布特继任。从此,“留法派”成为柬埔寨革命的领导核心。19635月,波尔布特、宋成、英萨利等被迫逃入磅湛丛林,在农村进行革命宣传。
2.jpg
1967
4月已正式改名的柬埔寨共产党建立起自己的武装——柬埔寨革命军,并在各地发动起义。

3.jpg
朗诺、施里玛达
1970318日美国策动柬右翼势力朗诺、施里玛达等发动政变,废黜西哈努克。19704月美国和南越军队入侵柬埔寨南部。大敌当前,西哈努克和柬共拚弃前嫌,携手抗美,结成抗美救国统一战线。
1971年底抵抗力量粉碎朗诺政府的“真腊二号”军事行动,已取得战场上的主动。19738月美机停止轰炸。民族解放武装力量发展到5万人,解放了90%以上的国土,完全控制金边外围地区。1975417日,金边挂起了白旗。红色高棉取得了抗美救国战争的全面胜利,在世界上再创了一个农村包围城市的成功例子。
4.jpg

  要“一举建成共产主义”带来的灾难
  金边居民庆幸战争结束,但还没来得及欢迎胜利者,就接到紧急疏散的命令。人们匆忙带着点随身用品,没有明确目标地逃往农村。三天后,200万人的金边成了“居民不足三万、只有一家商店”、“没有小汽车,人人都靠步行”的空城。至少有两三万人死于疏散途中。

5.jpg
红色高棉称这是因美国飞机马上要来轰炸,后来又说是怕城里隐藏着大量阶级敌人。事实上,是红色高棉没有经验、也不准备学会管理大城市。在他们看来,城市是资本主义的丑恶象征。它会腐化干部和群众。要建设理想社会,就必须消灭城市。

  红色高棉宣布要在十到十五年内使国家实现现代化。把柬变成一个农业社会后,它着手推广原在解放区实行的合作社制度。取消货币和市场,实行按需分配和全民供给制。男女老少集体劳动,在公共食堂集体就餐。柬埔寨原是个鱼米之乡,但因粮食产量逐年下降,人们只能勉强喝上稀粥。红色高棉禁止私人拥有财产,取消家庭,甚至婚姻也由组织安排,婚后夫妇要分开居住。禁止人们从事宗教活动,勒令僧侣还俗。视知识为罪恶,不设正规学校,禁用书籍和印刷品。只唱革命歌,跳革命舞,取缔传统歌舞戏剧,严禁西方文化传播。人们不能自由流动。全国没有邮政电信,也没有医院。红色高棉把人分为“旧人”和“新人”。“旧人”是攻克金边前已在解放区的人口,主要是农民。“新人”则是旧政权的军政人员、知识分子、僧侣、技术工人、商人、城市居民等他们处在“旧人”的监督和管制下,食不果腹地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饿死、累死和被随意处死者不计其数。
19761月柬颁布新宪法,改国名为民主柬埔寨。4月西哈努克被迫退休,随后遭到软禁。
1976年夏,一直处在幕后的波尔布特出任政府总理。年底他忧心忡忡地指出“党的躯体已经生病了”,而后开始了对党组织的内部清洗。大批革命志士成为自己同志的刀下鬼。仅金边南部的“图士楞”监狱就处决了14000名柬共干部及其家属。民柬对外也处在自我封闭状态。到1978年底,除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外,全世界只有埃及在这个国家派有外交人员。柬共认为,革命后柬已进入社会主义革命阶段,要消灭各种差别,“在柬埔寨一举建成共产主义”。而柬共的“组织绝对正确”论和波尔布特在党内的绝对权威,使红色高棉的种种极端乃至残暴的政策得以实施。在其执政的三年多时间里,柬埔寨至少有170万人非正常死亡,而当时该国总人口只有700万人。
此时,红高棉对越南的军事挑衅以及大规模杀戮越侨的行为,超出了河内的忍耐底线,形成了越南出兵的正当性。河内的策略是协助“柬埔寨人民革命党”采取军事行动去推翻红高棉的统治。1978年12月2日“柬埔寨人民革命党”在越南南部组建“柬埔寨救国阵线”(KUFNS)2万人,具备军事指挥经历的韩桑林出任阵线总指挥。 12月4日河内广播指控红高棉的四条罪行是独裁(dictatorial)、军国主义(militarist)、法西斯主义(fascist)、种族屠杀(genocide)。
另一方面,河内考虑了军事行动所必需的外交背景。19786月黎笋赴莫斯科与苏联领导人讨论越南的计划,缔结了苏联与越南的合作条约。在莫斯科,黎笋清楚地谈到“在即将来临的旱季有效地进行对金边政权的强大攻击”,苏联领导人支持越南的计划,并答应帮助对付未来的中国反应。197810月中旬,越南军队开始集结。宋成到北京求援,甚至要求中共派遣军队到柬埔寨参战,但这要求被拒绝了。中共只答应为红高棉紧急提供军火和指导战争策略。随后,中共增加了对红高棉的武器(包括坦克、装甲车、火炮和反坦克武器)供应和经济援助,减轻了红高棉的困难。
在中国,邓小平赶赴东南亚和美国,试图组成“反越”同盟,以保护红高棉政权。
197812月中旬,3个美国记者,美国《华盛顿邮报》女记者伊丽莎白•贝克尔(ElizabethBeckertheWashington Post)、美国《圣路易邮报》记者理查德•达曼(Richard Dudman, the St. Louis Post-Dispatch)、美国“左派”学者马尔科姆•考德威尔(Malcolm Caldwell),经北京安排去金边采访。这是中国为波布策划的宣传手段。“尽管柬埔寨人都没有饭吃,但波布认为柬埔寨的社会革命非常成功,所以允许几个外国记者来看看他的国家。”贝克尔说:“我们在一个封闭的气泡里考察了柬埔寨。在两个星期的访问中,我们全天都在严密的警卫下。柬埔寨干部们都穿着黑色睡衣(注:指红高棉的黑衣)。我们只看见了很少的农民,穿着烂布。柬埔寨人不被允许与我们自由谈话。官方译员面露害怕,他们按照事先背好的话回答着我的问题。”在访问的最后一天,19781222日,3位记者幸运地在金边会见了波布。贝克尔代表全世界对波布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谁?”,波布似乎不知该如何回答,终未答复。贝克尔三人对波布的采访是第一次真正的记者采访。从波布谈话来看,他明确地想要从西方国家和非共产党国家得到支援。
贝克尔清晰回忆她会见波布的情景:“会见是在以前的法国殖民总督府的一个大房间里进行的。波布穿一套深灰色的毛式制服,坐在窗前。这是一个在现代史上做出最恶毒暴行的人,但他并非是我想象中的人(杀人狂)。实际上他是温文尔雅的,不时地微笑,他的眼睛细长而且警惕,做手势轻巧。他并不起身迎接我们。我们被安排坐在他可视的距离处。在波布后面踱步的人是英萨利。不久我们就明白了我们只是听众,而不是来采访他的记者。波布说话慢声细气,他用了一个小时给我们上政治课。他指责说,越南的入侵很可能迫在眉睫,但越南没有任何东西能打败柬埔寨。关于柬埔寨人民的状况是没有问题的。他说,世界应该极大关注‘民主柬埔寨’面临的威胁。世界人民是焦急的,他们担心柬埔寨不能对抗越南,结果就会伤害东南亚国家和全球所有国家的利益。他还肯定,美国和欧洲北约的部队将会代表他的利益与越南战斗,越南与苏联结盟是贪图柬埔寨的大米和公路。他自夸他确信美国、欧洲和亚洲国家都会支持他。”现在,波布一面在自毁,一面又在呼救,他滔滔不绝地背诵,不能打断。贝克尔三人无法插话提出感兴趣的问题。
波布确实不像个屠杀了200万同胞的极端凶残者,他在采访中一直保持了微笑。然而,贝克尔说:“我确信他(波布)是发疯的。就在那个夜间,武装战士们在我们住处周围制造了威胁性的爆炸,并进入考德威尔的卧房里谋杀了他。没有词语可以描述那个晚上的恐怖情形。在下一天的上午,我们带着考德威尔的棺材离开金边,回到北京。这时离越南的入侵只有不多的时间了。”这个谋杀显然也使北京感到惊讶和尴尬。
19781225日,圣诞节,10万名越南军队和2万名“柬埔寨救国阵线”军队,将跨过边界去进攻红高棉。战争命令由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下达,战争总指挥是越南军队总参谋长文进勇大将,战地司令官是黎德英中将(时任越南南方军区司令官)。凌晨,越军集结,10万顶头盔在星光下闪动着无边的钢铁幽光,他们即将展开一场国家战争。越南向国际社会宣布的出兵理由是充足的:红高棉杀害了滞留在柬埔寨的2万越南侨民;出于越南边界的安全原因,有必要制止由北京支持的波布政权的武装挑衅。
越南人,矮瘦高颧骨,看上去并不漂亮。近代以来他们专门与庞然大国(大清帝国、法国、美国、中国)连年打仗,不屈不饶,倔强执著。现在他们又将推翻一个极端丧心病狂的“红色乌托邦”。此乃苏式“共产主义”与毛式“社会主义”之间的最后火并,在东南亚出现的一系列颠覆动乱也将终结。马克思主义与毛泽东主义的差异性,正是越南共产党与红高棉互不相容的道理。
黎明时刻,红高棉的好日子结束了。10万越军分兵五路,排山倒海般地攻入柬埔寨。这五路越军都配备有苏制坦克和装甲车,那些飘扬着越共金星旗的钢铁怪物卷起的沙土遮蔽了早晨的天空,长驱直入柬埔寨境内。越军的作战机群全面控制了柬埔寨境内天空。
红高棉总兵力约有10万国防军,10万地方部队,总计20个师,还有十几万乡村武装“自卫队”。他们面对柬埔寨民众是何等骄横凶悍,但现在他们面对越军却是令人瞠目的懦弱狼狈,没有尝试任何有效的抵抗。柬埔寨东区有7万红高棉部队,是抵挡越军的主力。1227日越军包抄了集结在“鹦鹉喙”附近的红高棉3万人部队。被围的红高棉部队未经战斗便弃枪溃散。在柬埔寨东部的红高棉部队和号称勇猛善战的柯袍部队也瞬间瓦解,势如山崩,无法制止。大批红高棉战士扔掉武器向西逃去,或逃回自己的家乡,或胡乱奔走不知哪里好逃。很歹恶的红高棉乡村“自卫队”渺无踪迹。公路上拥挤着向金边进军的越南军车。越军来不及处理红高棉的武器,便让红高棉战俘自己收集枪支塞到越军坦克履带下碾坏,战俘即可自行回家。还有24辆崭新的中国坦克和大量的反坦克武器,没有经任何发射就成为越军的缴获物。第三路越军攻入柬埔寨后直扑橘井省,当地的红高棉部队闻风溃逃。197911日“柬埔寨救国阵线”部队占领了橘井省城,这是柬埔寨抵抗组织打回柬埔寨后的第一个胜利。然后,第三路越军进军磅占省城,那里有柯袍的主力军队2万多人集结,其中包括中国为红高棉装备和训练的精锐装甲部队。柯袍军队与第三路越军交战,在越军的猛烈打击下仅几小时便全线崩溃了。战场乱作一团,柯袍急速逃奔金边。很多红高棉军人乘机起义反戈。此时中国援柬人员也成为柬埔寨人的痛恨对象,而红高棉不愿“中国援柬人员”落入越军之手,便向被困的几十名中国专家开枪,这些中国专家就这样死于柬埔寨。
6.jpg
毛泽东会见英萨利
19781231日英萨利向联合国紧急求救。联合国对此没有做出实际意义上的反应。197913日,越军解放了柬埔寨三分之一的国土,快速向柬埔寨内地推进,兵锋指向金边、磅逊、暹粒等地。红高棉战略部队,也就是西南部的塔莫部队,素以对民众凶悍冷酷而著名全国。14日,红高棉这支三万人的战略部队在贡布省与第五路越军交战,在越军的凌厉打击下也同样地迅速崩溃了。塔莫带着家眷逃往金边。
红高棉土崩瓦解。宋成急忙乌合败兵数万,在金边城外部署了相当于7个师的兵力,准备倾力决战。尽管红高棉把战争打得一塌糊涂,但国际上观察战争的分析家们一致认为红高棉还可以坚持战斗几个月才会垮台。中国也相信这个说法。
原本,越南人只是打算在柬埔寨东部创造一个安全地区,隔离红高棉。但军事进展如此顺利,使越南人很快认识到他们甚至能够攻克金边,一举解放柬埔寨。16日包括装甲部队在内的2万越军,挺进到金边东部城外。越军战地司令官黎德英来到湄公河边,遥望金边。他决定明天对金边发起总攻。但是就在那个黑沉沉的深夜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保卫金边3的红高棉7个师,有5个师自动瓦解了,士兵们脱去黑衣,扔下枪炮,逃向四面八方──对红高棉士兵们来说,摆脱“安卡”和保全性命,自有其发生原理。17日尚未天亮,惊惶失措的红高棉“党中央”抛弃金边向西北方向仓惶出逃,波布乘直升飞机飞向泰国。金边的红高棉干部和残剩的部队,背着能够抢到手的大米,乱哄哄地向西北方向集体逃奔。金边以西尘土漫天飞扬,十几万人狼奔豕突,武器文件丢弃满地。三年来他们把国家踹进灾难里,现在却逃若脱兔。
197917日是金边的一个风和日丽的一天。早上,越南的轰炸机群轰鸣着飞过金边。这次空袭没有按照计划进行,因为金边已经没有红高棉了。中午1230分,大队越军浩浩荡荡地开进金边。仅仅13天,越军就粉碎了红高棉政权。越南人不是不愿意展示自己的战争技艺,而是红高棉一触即溃,没有给越南人以这种机会。越军的迅速胜利是越南将领们所始料不及的,他们知道红高棉色厉内荏,但没料到不可一世的红高棉会“像一枚鸡蛋被轻易摔碎在石头上一样”。红高棉,这个人类史上最暴虐最怪异的“红色乌托邦”弹指间就破灭了。所有留在金边的人都自发欢迎了越南入侵者,他们都是严重缺乏营养、被折磨了3年多的工人和家属,全部只有寥寥千人。相同的欢迎,曾经发生于1975417日红高棉沦陷金边的那一天,可悲的是那一次人民错误地欢迎了一个极其恶毒的“革命组织”,整个民族因此陷入了空前的血腥浩劫。
到了下午,越军接管了整个金边,几百个没有来得及逃走的红高棉成为战俘。现在已知,直到越军进入金边一个小时后,杜赫仍然呆在S-21里,然后他走出S-21,就消失无踪了。其它的S-21刽子手们早就逃散了,他们如今还生活于柬埔寨的城镇或村落里。S-21里被锁住的囚犯皆被杀死,只有7个在S-21里做工的囚犯乘乱逃出而生还,此后这7人成为S-21的见证人。杜赫所积累的S-21文件记录和大部分“招供文”都没有来得及销毁,这些档案至少有19,049份、达十几万页。杜赫,这个前数学教员,以认真严苛的职业风格,转动着S-21这台“绞肉机”,冷酷无情地把红高棉骨干——即共产主义“革命”所筛选出的社会垃圾,一网网地搜寻和粉碎,有效地拆毁了红高棉这头怪物的统治基础,还为世人留下了见证红高棉部分罪行的档案资料。从这个视角来看,冥冥之中S-21似乎有着特殊使命。
在金边,越南人缴获了许多的红高棉文件,并把文件运往越南,其中一些直接牵连到中共与红高棉关系的机密文件,后来在80年代陆续把那些文件还给了柬埔寨政府。有很多文件的封面页都有以越南文字书写的注解,说明越南人查看过这些文件。
金边这座城市很幸运,在1975年和1979年,金边两次在战争中易手,却没有遭到战火摧毁。通过越南人的摄像机以及很快赶到的外国人所拍摄的镜头,全世界惊讶地看到:在柬埔寨整个国家里没有商店、街市、学校或公共场所,只在金边有一个专门为外国使馆人员服务的极小商店;金边是一座空空洞洞的死城,肮脏破败,没有居民;兵营和政府办公地都围著团团的铁刺网;大街上的路标牌被涂盖,许多街道的交通被铁刺网拦阻着,香蕉树种在大街上;被红高棉扔弃在街头的城市居民财物,例如汽车、冰箱、洗衣机、家具、电视机等,都堆积在一起被日晒雨淋,锈迹斑斑;堵在阴沟里的花花绿绿纸片是被红高棉废除的货币。最先率队进入金边的越南大校裴亭(Bui Tin)说:“金边整座城市一片荒凉,条条街道都空屋无人。它的确是一座鬼城,不见人影。屋院的野草高过人,丛林一般死寂。”在金边几个仓库里,码放有1975年中国当局为红高棉政权印制的、却未发行的新纸币。后来,这些红高棉纸币都被柬埔寨新政府销毁,仅有少量被越南兵当作纪念物带回了越南,它被介绍道:“这是绝对不寻常的钞票。红高棉计划于1975在柬埔寨发行这种钞票,然后他们突然改变主意并且废除了所有的货币。
7.jpg
因此这些钞票全部被扔在仓库里。它们是世界历史的真实片段。你将在钞票上看见主题宣传
: 从准备战斗的年轻女人到农村集中营里劳动的人民……。”

红高棉政权仅仅存在了38个月20天,在如此短期内红高棉政权杀戮同胞民众170-200万,占国家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尚未被杀的几百万人民沦为红高棉的奴隶——这时候你无法认识那些生命,他们骨瘦如柴、衣衫褴褛、身患疾病、极度衰竭、摇晃欲倒、有如僵尸,若非越南兵的解放,迟早都将倒毙田野变为白骨——他们都认定自己一定会死在“民主柬埔寨”了,结果太阳升起,他们还是走了过来。至此,灾难深重的柬埔寨人民终于被越南人以一个正义的入侵拔出了地狱,奇迹般地死里逃生。今天,回首探讨,如果越南人来迟了,红高棉对柬埔寨的连锁摧毁的结果,真的是可怕得无法预见。人类史上唯一的“红色奴隶制”实验结束了。
今日的柬埔寨民间和官方所公认并写入历史教科书的是:197917日,越南人和‘柬埔寨救国阵线’占领金边,终结了杀害一百多万人民以上的波布政权。”
8.jpg

许多柬埔寨人在回忆里都描述道:在
1979年,柬埔寨的人民都以极大的欢乐,欢迎了入侵柬埔寨和驱逐红高棉的越南战士。一个柬埔寨青年欢呼道:“越南军队进入柬埔寨,在197917日从红高棉的手中解救了我们。所有的人民,相信国家迎来了和平,使我们不再被迫生活于巨大的恐惧之中。”

那位冒死逃到泰国,作为难民被美国接纳的柬埔寨人“考”说:“我现在认识到公义战争有巨大的拯救效果。我为失去我的姐妹和兄弟而伤心欲绝,为高棉的灾难悲剧而愤怒难忍,他们都是被红高棉残害而死。但我不能理解的是:美国作为世界领袖为什么没有向越南人那样地早些进行武装干涉而拯救百万无辜的柬埔寨人的生命?”
一位名叫安万纳(AnhVanna)的金边年轻人说:若没有越南军队的到来,就没有今天的他,也不会有现在的柬埔寨。
现任柬埔寨国家领导人之一的谢辛说:“(197917日)标志着柬埔寨历史上最黑暗时期的结束。我们感谢越南人把柬埔寨从可怕的大屠杀中解救出来。”
相当多的柬埔寨华人,还有一些当年追随中共的“革命青年”和一些至今仍然赞成共产主义的柬埔寨人,即便他们在意识形态上有所不同,但这么多人都诚实地一致承认:柬埔寨能够死里逃生,完全是越南入侵的结果。他们没有谁谴责越南人“侵略”或者“地区霸权”。他们都说“是越南兵救了柬埔寨人”;“如果越南人再晚来三年,柬埔寨人民差不多都死光了,柬埔寨华人也肯定是灭绝了”。
高棉人马利临(SarotMarilin)说:“在19791月,越南军队来到了。我们看见红高棉恐慌地逃跑了。我们的解放者来了……我们极其高兴。一个月左右,我走回到我的家乡(Chbar Ampeou)。可是有90%的乡亲们没能归来。3个月以后,一个原先与我父亲在(劳动营)一起的人告诉我一个可怕的消息:我的父亲早就被红高棉扔到田野湖塘里喂了鳄鱼。”
高棉人苏根扎(SoyGemza)说:“许多人民离开村子去投奔越南兵的保护,因为他们害怕红高棉溜回来捕捉和杀死留在村里的人民。即使人民被允许活着,红高棉也强迫人民跟着他们逃往森林里,他们在战斗中总是把人民当做盾牌来使用。我的叔叔决定留在村里。红高棉败兵溜回到村子,就在他的房子后面枪杀了他。叔叔的孩子得知后,走回村子悲伤地掩埋了他。”
曾被红高棉用斧头柄敲头警告的华人刘女士讲述的情况是:“越南人打进柬埔寨,我们还在劳动营里。红高棉乱作一团,那天早上监工没有赶我们下田劳动。大家都感到出了什么事。上午,大路上有两个骑马持枪的越南侦察兵,跑近我们,用高棉话反复叫喊‘大家快随着我们跑!’然后掉头向来的方向奔去。大家都涌到大路上,犹豫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们大约有200多人追着越南侦察兵的方向跑去,我那时15岁,看到那么多人都跑走了,也随着这些人奔跑。另外有大约300多人没敢跟着去。我们跑了不久,遇到了大队的越南兵。他们收留了我们,让我们这些骨瘦如柴的人煮饭吃,我们都大把抓起生米塞进咀里吞吃。然后我们跟随大队越南兵向劳动营方向前进。直到中午过后我们走回了劳动营。没敢跑走的那300多人全都被红高棉枪杀,整个劳动营血腥弥漫,死尸遍地,不见一个活人。红高棉也都逃走了。就这样我捡了一条命。”
那位被红高棉丢进沸水煮死的小男孩的母亲,在越南人入侵柬埔寨后,这个母亲哭着向越军5哀求报仇。越南人问她要怎么样,她要求将害死她小儿的几个红高棉捉住杀掉,给她的小儿报仇。
一位柬埔寨人说:“越南兵让我们自己收割田里的大米来吃,他们说‘那本来就是属于你们自己的大米’。我们瞬时都震惊了,因为我们好久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了,真是恍如隔世。”
资料记载,在197918日,即越军接管金边的第二天,在金边市的南部郊区堆尸陵(Tuol Svay Prey),两个随军的越南摄影记者被一股腐烂臭味引到了一个院场。这个空无一人、安静但散发着恶臭的地方,被铁刺网团团围著,显得阴森森的。这个地方没有其它的特徵。两位记者还难以理解这个地方的用途。
两个记者的发现,在未来震惊了世界。原柬埔寨共产党员积沙逢(Chey Saphon)是个在越南培训过的新闻人员,现在他随越军打回金边。多年之后,他还记得当时在检查刚刚被发现的S-21监狱时,他“整个下午都浸在自己的泪水中……”。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检查者们把这地方的用途整合起来。越南人了解到那些物件和档案的重要价值,在一番清理之后,他们在柬埔寨人的协助下开始考察大量的柬文档案。
19793月,一个精通柬文、法律学和博物馆管理学的越南人迈南(Mainant)来到了金边。现在他负责把在S-21里找到的文件整理成一个档案馆,然后在那地方建立“一个保存柬埔寨梦魇的博物馆”。迈南对历史的喜好和他对博物馆的经验,以及发生在S-21的罪恶,使他对这份工作抱以热忱和引以为傲。迈南“要了解红高棉所犯下的残酷罪行”,他预见到柬埔寨人民长期的需求将是追究真相。
19791月,红高棉政权在越南人的打击下灭亡。红高棉残余逃入柬埔寨西部山地,盘据在泰柬边界的森林中。此时在中国,邓小平主掌国政。1981年,新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召开记者招待会。有西方记者突然发问:中共如何看待红高棉在柬埔寨的大屠杀?胡耀邦迟疑片刻,推诿道:中国至今没有得到红高棉曾经实行大屠杀的报告,我们对此一无所知。胡耀邦的回答经“新华社”发表,让中国人第一次隐约意识到红高棉在柬埔寨似乎很邪恶,却一直不被中国人民所知道。
1984年,越军开始逐步撤离柬埔寨。1985114日洪森就任金边政府总理,年仅33岁。洪森,这个农家孩子,自信柬埔寨自己有能力消灭由中国支撑的红高棉。
一、西哈努克
9.jpg
西哈努克
197915日傍晚,距红高棉逃离金边仅40个小时,红高棉带走西哈努克去见波布和英萨利。对西哈努克来说,现在他总算知道了那位极为神秘、残忍冷血的红高棉“1号兄弟”,原来就是他在1973年视察“解放区”时曾见过的闲杂随从“沙洛沙”!西方研究员指出“西哈努克一直把他所深恨的波布和英萨利比作希特勒(Hitler)和戈培尔(Goebbel)。
10.jpg
波布(左)与西哈努克(右)
波布告诉西哈努克他们决定把西哈努克送往北京,凌晨将有一架北京来的飞机接走西哈努克夫妇。但是作为交换,西哈努克必须在联合国为红高棉效劳。西哈努克确信了这不是杀害而是交易,迫不及待地同意了这个后来使他丧失人格和信誉的政治使命。
16日上午,西哈努克一家人抵达北京机场。第二天(17日),金边陷落,波布西逃。在北京,邓小平召见西哈努克,进行了长时间谈话。18日,在北京突然出现的西哈努克举行记者会,百多名外国记者出席。西哈努克宣称,他按照波布政权的指示,将去纽约要求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谴责越南的决议,还要求联合国派兵干涉柬埔寨局势。接着,西哈努克谈到了波布政权。他揭露了红高棉的废除商品、废除通信、废除自由、废除家庭团聚和大规模杀人的一系列政策。他诅咒波布的“红色乌托邦”和对他的软禁拘押,他情不自禁地长时间哭泣。几乎全部的记者都奇怪现在他为什么还要支持波布政权,57岁的西哈努克回答:“我愿意为他们效劳,愿意帮助他们。”
该记者会持续了6个小时,西哈努克时而大笑,时而哭泣,状似疯癫。记者们认为他对红高棉既诅咒又效劳,其实是他对自己人格的侮辱。19日,西哈努克前往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监视西哈努克去纽约的是秀蒲拉西、红高棉分子柯特崇和秀蒲拉西的外甥包芒纳(Pok Monna)三人,西哈努克看起来相当可怜。
在联合国大会,西哈努克作为红高棉的代言人,指责越南有吞并柬埔寨的野心,还攻击苏联在怂恿越南。古巴代表质问道:“在三年的俘虏生活中,西哈努克采取过什么行动或者谴责过红高棉杀害他的同胞和他的亲生儿孙们吗?今天,他作为波布的代表来联合国居然抗议拯救了高棉民族的越南人,坦率地说,这是背叛民族。”联合国大会最终没有通过任何谴责越南的决议。
就在当天深夜,西哈努克突然做出了惊人之举:凌晨2时他穿着睡衣溜出旅馆,摆脱了秀蒲拉西等人的监视,在街上拦住一辆出租车,驰往联合国大厦,在那里他紧急求见美国代表,请求美国的保护和政治避难。此事惊动了美国国务卿万斯(Cyrus Roberts Vance)。在让西哈努克考虑的期间,万斯安排西哈努克住进纽约医院检查身体和休养。这期间,西哈努克向外界宣布他已经履行了“对红高棉的任务”,从现在起他终结与红高棉的全部关系。
在其后的日子里,西哈努克在国际场合多次悲愤控诉: 红高棉总共杀害了西哈努克的5个亲生儿女(帕花公主、纳拉迪波王子、拉威旺王子、苏佳塔公主、苏里亚公主),14个嫡亲孙7   子孙女,4个表兄妹,1个内兄和1个叔叔,共计25人。
199110月,柬埔寨达成“和平协议”。
11.jpg
19911114日西哈努克乘坐中国的一架飞机回到了金边。这时他已满头白发,疲惫,面容沧桑。金边政府领导人洪森、韩桑林、谢辛等人到机场迎接了他。

1993924日柬埔寨重新命名国家为“柬埔寨王国”,西哈努克成为名义上的国王。事实上,西哈努克经历了52年的忽左忽右、反复无常、奔波劳碌和生死劫难,作为最终结局,他在71岁时又回到了他19岁时的起点。可是柬埔寨再也不能回到52年前的起点了,那200万无辜被杀的柬埔寨同胞也不能起死回生了。西哈努克终生玩弄政治而一事无成,只是害苦了他的祖国和百姓。
199775日,洪森与拉那烈(西哈努克的长子)之间的明争暗斗爆发为派别火并。洪森部队出动坦克,控制了柬埔寨局势。西哈努克图谋在柬埔寨复辟君主政治和家族统治的努力终告失败。西哈努克无颜也无力再回金边,他久居北京,吃定了中共当局的供养。
2004107日西哈努克退位,仍然住在北京。1014日他把柬埔寨“名义元首”的位置传给他的小儿子西哈莫尼。20121015日西哈努克在北京的医院里去世,结束了他的一生。
附:红色高棉的落幕
红高棉逃入西部山区为匪,此时的决策者还是波布、英萨利两人。波布的妻子乔彭娜莉精神病症愈加严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再次被秘密送往北京治疗,毫无效果。
红高棉游击队的行为仅仅是:风闻越军来剿,便逃入泰国境内,他们没有组织过对越南人的作战,他们主要袭击其它的柬埔寨抵抗组织,并频繁做出针对柬埔寨难民的恐怖活动。例如198014-6日,红高棉袭击和抢劫了边境附近的一个有数万名的难民营。
19838月,在柬埔寨进行了陆续四年的“集体坟坑调查”行动,所得到的情况是:在柬埔寨人口较为密集的16个省份(其余的偏远5个省份尚未调查),发现了19,440个红高棉政权杀人的集体坟坑和167个红高棉监狱场所,这些地点都在美国耶鲁大学的帮助下得到卫星定位标记。对那些集体坟坑的取样发掘和统计,表明它们总共埋有约150万具被害者的尸骸。著名的几个例子是:在一个积水的坟坑里发现了60具被斩首的尸骸,60颗头颅不知去向;在标记为070301号坐标的一个地点发现了325具尸骸,在080101号坐标地点发现了3,000多具尸骸,在031501号坐标地点发现了5,000多具尸骸,在140101号坐标地点的狭窄山谷里发现了17,200具尸骸。对集体杀戮坟坑的调查,大致证实了“在柬埔寨至少有170万人被害死亡”的谨慎结论,所有的国际研究者也都认同这个结论。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1984年,描述红高棉实施集体杀戮的电影《杀戮场》(The KillingFields)震撼全球,获得电影最高奖奥斯卡金奖(Oscar Gold)。影片所叙述的柬埔寨人的悲惨遭遇使英国女王伊莉沙白(Elizabeth)流下了眼泪。任何正常人都不敢相信人间会发生影片中那样残忍的罪行。流落世界的柬埔寨难民对《杀戮场》是人人必看,皆泪流满面。然而,他们在评价《杀戮场》时都指出“影片叙述的苦难,远远不及我们亲身遭遇的真实苦难。西方人一直生活在人间天堂里,无法理解人间地狱。”
1985年,红高棉盘据区大为缩小。波布英萨利两人的连襟关系纽带断裂,原因是60岁波布与27岁女子密松(Meson,柬泰边境的农家女子)结婚,他彻底抛弃了精神错乱的原配妻子乔彭娜莉,他未经离婚便自行再婚。波布抛弃乔彭娜莉,导致乔提丽特的不满,英萨利与波布渐行渐远。1986年密松生下一个女孩取名“西”。但世人直到波布死后才知道波布有着另一个妻子(密松)和一个女儿(西)。
1988年,金边政府在镇艾斯建造了10层的佛塔,放置着仅在镇艾斯杀人场一个地方挖掘出的8,900具头骨骷髅。虽然事隔多年,但杀戮遗迹仍然令人毛骨悚然,仍然可以感受到人间地狱真实存在过。
8 199111月中旬,在金边爆发了数万民众的大示威,那些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幸存者,向世人展示他们失去亲人的非凡痛苦,他们呼喊的口号不象示威,而是悲泣:“红高棉,还我父母儿女!”
20.jpg
乔森潘
两个星期后,19911127日红高棉代表乔森潘前来金边参加柬埔寨“最高国家委员会”的协商。在机场,乔森潘装模作样地说:“我们渴望和平与独立。”从纪录影片看,这个惯于“鬼话人说”的乔森潘在讲话时眼球不停地转动。乔森潘抵达下榻宾馆,与先期秘密来到宾馆的宋成会合。大约半个小时,数千名闻讯赶来的民众包围了这个宾馆,整条街人声鼎沸。民众推开守门的警员,砸碎门窗玻璃,冲入宾馆,抓住乔森潘乱打。乔森潘头破血流,惊骇万分,狼狈不堪。而宋成被当成红高棉随从人员也遭打,但未严重受伤。洪森急速到达宾馆现场,调来大批军警救出乔森潘和宋成,把他们塞进装甲车里,护送到机场,让他们乘飞机逃往曼谷。
19922月底波布等人决定抗拒柬埔寨的和平进程,继续为匪。而英萨利主张参加“和平进程”,回归社会。英萨利受到孤立。红高棉内部的分裂由此开始。英萨利离开驻在安隆汶的波布,长驻梅莱山区的拜林,他仍然被红高棉干部们认同是灵魂人物。盘踞在拜林的红高棉450师、415师和250师(红高棉所号称的“师”均为团级编制),都愿意追随英萨利。
21.jpg
洪森
1993年,洪森已整备了柬埔寨政府军。他谋划,在保持军事压力的同时,采取招安方式瓦解红高棉。
19965月,洪森派人去秘密接触英萨利。19966月英萨利开始秘密地与洪森政府讨论有关投诚的具体细节。19968月,波布派遣塔莫、宋成、农谢3人带领三辆卡车的士兵,去拜林“解决问题”。英萨利当然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塔莫等人进入拜林,被早有准备的索佩率500名战士包围。索佩宣布“我们都准备战死。如果你们进来,我们就会开火。”红高棉450师、415师和250师自行拥立英萨利为他们的领袖,宣布支持英萨利的“回归社会”方针。英萨利旋即率拜林地区4,000多名红高棉官兵和几万名他们的家属,向金边政府投诚。至此,红高棉丧失了大部分的武装力量。
19975月,宋成有意投诚,他利用红高棉的通讯设备向洪森方面联络。这个情况被波布的手下人发现。610日波布未经调查便派出两卡车的卫兵闯进宋成住处,当场将宋成夫妇一家14口人(包括子女、亲戚和佣人)杀死,再以汽车碾压尸体。至此,波布走上了众叛亲离的最后路程,他害怕报复,便劫持乔森潘和农谢作为人质,逃往安隆汶东面的森林里。在知悉波布杀害宋成并逃窜后,塔莫大怒,率千余名战士进入安隆汶,追捕波布。
619日塔莫战士抓获了波布、乔森潘和农谢。620日塔莫在安隆汶召开宣判大会,红高棉和家属们席地围坐,中间是孤零零的波布,他被判处“终身监禁”,罪名是“杀害同志”。
19971016日,在安隆汶,《远东经济评论》记者纳特•塞耶(Nate Thayer)获准采访波布。这是波布毕生以来第二次直接面对自由媒体的记者,这时距离上一次美国记者伊丽莎白•贝克尔对他的采访,已隔19年之久。塞耶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仍然是波布的神秘身世(你是谁),波布第一次如实地说,他是19251月出生的,但他对出生地仍然讳莫如深。
1998324日红高棉内部再次发生倒戈,柯袍率1,500名红高棉投诚,其中包括毕姜。毕姜原是红高棉驻北京“大使”,也是红高棉与中共之间秘密勾当的见证人。现在,塔莫仅剩300多名战士和千名家属。塔莫、乔森潘和农谢,带着波布逃离安隆汶。328日金边政府军占据了红高棉残余的最后据点:安隆汶。
1998415日,晚8时,波布收听《美国之音》的柬语广播,他听到了关于红高棉和泰国同意即将把他交给国际审判的消息。大约2个小时以后,波布在他的小木屋里死于“心脏病发作”,这地点距离泰国只有2公里。这是一个毕生都在蒙面的人,在他的一生里,其内心未曾有过安宁。9 不过现在他可以歇息了。
波布的妻子密松肯定地说:“他死于心脏停搏。他的头发是他要求我给染的,他说‘这样一来,如果我死了,人们不会相信这就是我’。”波布,这位神秘的残暴怪物临死之前还想最后一次扰乱世人的视线,让自己成为一个谜。416日晚红高棉电台简短宣布:“波布于1998415日晚上1015分病死,终年73岁。”这条消息第一次向世人确认了波布的生年是1925年。
22.jpg
波布死亡的消息迅速传遍世界。柬埔寨政府提醒人们“红高棉不仅只有波布一个恶魔,当柬埔寨人民说到波布时,他们所指的不是波布一人,而是整个红高棉。”
塞耶也受邀察看,塞耶说自己“很仔细地查看了波布尸体,甚至用手指捅了捅他”,看看是否死透。

1998418日波布尸体火化。几个记者被允许作为见证者观看火化。照片显示,森林中一块空地是波布的火化场,波布的尸体和一些旧衣服、两个汽车废轮胎、一个旧藤椅、一些树枝木头堆在一起。波布被焚烧了。柬埔寨难民迪潘对记者说,波布死讯使他感到沮丧,因为很多问题没有答案,“我们仍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杀死那么多人民。”
20035月,在柬埔寨西部梅莱山的一个偏僻小镇,一个身穿橙色T恤衫的少女正在和伙伴们讨论什么,今天是她的17岁生日。这个女孩就是波布和密松的孩子“西”。当记者问起同学们是否知道她是谁的女儿时,她说:“大家都知道,但没人提起这些。”西的母亲密松急忙阻止记者,她说:“请不要谈论过去的事情。我希望把她(‘西’)送去法国巴黎读书。你们能帮忙吗?”
塔莫、乔森潘、农谢还躲藏在泰国边境森林里。199865日金边政府在安隆汶收编红高棉残余3,563名。1998123日,最后一批红高棉走出森林向政府投降。塔莫、乔森潘、农谢已经走投无路。19981225日中午,67岁的乔森潘和71岁的农谢潜入拜林,向政府投降。
乔森潘、农谢要求柬埔寨人“忘记过去,向前看”。但是,柬埔寨人不接受乔森潘的要求,他们要求审判红高棉领导人。洪森一反先前的郑重许诺,他说:乔森潘农谢将不会因为反人类罪行而受审判。他的袒护态度激发了柬埔寨人的反感和愤怒。
199936日塔莫在安隆汶附近被逮捕。当地的政府官员说:“我们在塔莫从泰国境内潜回柬埔寨时将他逮捕。”至此,红高棉彻底灭绝。参加问讯的金边副市长透露:“塔莫对检察官说他是红高棉低级人员,他很清白。检察官和守卫们听了都不禁哈哈大笑。” 2006721日,塔莫由于心肺系统问题在金边医院里死亡,终年80岁(1926-2006)。
然而,英萨利的生活十分舒适悠然。英萨利在金边的安静的索提柔斯大街(Sothearos Boulevard)买下一栋3层的豪华别墅,有十几个房间,高墙遮挡、红瓦房顶、白色廊柱、草坪和小池溏,价值15万美元。这个数字在当时的人均年收入只有90美元的柬埔寨,无疑是个天文数字。英萨利夫妇已把乔彭娜莉接到这所别墅里来。乔彭娜莉卧床不起,精神错乱,不能认出任何一个家庭成员和家里的任何物品。她甚至不记得原配丈夫波布,也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死亡。乔彭娜莉在2003年去世,终年84岁。
洪森狡黠,他的策略是在审判红高棉问题上的故意摇摆,把审判僵局尽量复杂化。200028日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出有关审判红高棉的4个基本概念:被起诉的红高棉领导人将被逮捕;没有政治上的特赦或原谅;国际法官的独立任命;外国的专业法官在法庭占多数。322日因为洪森的抵制,联合国宣布:无法与柬埔寨在建立审判红高棉的法庭问题上达成协议。
预见审判的准确日期并不难,那就是:真实意义的审判永远不会出现,除非,英萨利死了。
直到2012年,柬埔寨“特别法庭”首先判处已经70岁的杜赫无期徒刑。杜赫是红高棉干部中的唯一忏悔者,“特别法庭”不审判他还能审判谁?而年过八十岁的英萨利、农谢、乔森潘至今未受到认真的罪行调查。“特别法庭”似乎有足够耐心,十几年地等待,让红高棉领10 导人老死以便使他们逃脱审判。
2013年英萨利寿终正寝,终年83岁(1930-2013)。至此,关于绝无仅有的“红色乌托邦”谜一样的来龙去脉,二个当事人(波布、英萨利)都已死亡,不能再开口说话。
2016年,柬埔寨“特别法庭”判决乔森潘(85岁)、谢农(90岁)获刑终身监禁。乔森潘与谢农对判决无动于衷。这场“审判”的戏剧终于收场,前后历时约20年。

1335

主题

1703

帖子

1735

积分

柬埔寨精灵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735
发表于 2017-4-18 17: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柬埔寨最大购物平台

看到红高棉的人真的恨到入骨!

真的是杀人不眨眼!

0

主题

2

帖子

2

积分

柬埔寨新人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17-12-7 18: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柬埔寨最大购物平台
柬埔寨这个民族经常双手合十应该是一个总的来说是很善良的
波尔布特的形象看得也不错
timg (6).jpg
但也是柬埔寨人的红色高棉士兵对人这么残暴如同不解之谜
timg (7).jpg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