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三千万,离开她!柬埔寨公主和中国小伙的爱情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8 15: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她是柬埔寨的一名公主,2008年来中国留学途中,把一串象征着柬埔寨王室身份的“祖母绿”项链给弄丢了,她还能找到它么,这串“祖母绿”项链又会给她来什么样的传奇经历呢?

丢失祖传之宝,却捡到了一生真爱

休南敦•布帕•德丝出生于柬埔寨的一个贵族家庭,父亲休南敦•布帕•多德是国王诺罗敦•西哈莫尼的堂弟,休南敦家族世代经营玉器生意,到了多德手里,他借助广博的人脉,将玉器传入越南、中国等地,成了东盟有名的玉器大王,1987年,他在深圳开了第一家玉器店,也就是这个时候他认识了美丽善良的苗族姑娘阿香依,并结成连理,次年生下了德丝。

德丝自小聪明伶俐,深受西哈莫尼的喜爱,四岁时,就被册封为公主,每日里都有几十名仆人服侍,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由于受到母亲的影响,德丝从小就对中国文化产生了强烈的兴趣。1994年春,在母亲的带领下,德丝第一次来到了中国,虽然只逗留了短短的七天,却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1998年,德丝在母亲的应诺下,前往金边经典国学学校就读,除了学习汉语之外,每天都要学习礼仪和三字经,舞蹈和声乐教学。德丝学得十分认真,唐诗三百首、宋词五百首都能倒背如流,因为她知道她身体流淌着一半的中国血液。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去中国读书,然后留在中国。

2007年高中毕业,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湖南湘潭大学。听到这一消息,西哈莫尼国王非常高兴,他立即派人在湘潭县买下了一套600平方米的别墅,还专门派佣人过来伺候。德丝虽然受万千宠爱,但她骨子里是个独立的新生代女青年,平常里,她都是和同学一起住,一起玩。

业余时间里,德丝最大的爱好就是旅游,她经常组织同学开展各种各样的自助游活动。2008年9月,德丝和她的伙伴们骑着自行车去湘西凤凰游玩,疯狂地玩了五天,等回到湘潭时,她突然发现刻有自己名字的祖母绿项链不见了,那可是只有王室才有的身份象征,德丝急得大哭起来,她立刻动员所有的同学前往凤凰寻找,苦苦找了一天,却一点线索都没有,离开之际,德丝与凤凰旅游局取得联系,希望有消息能及时通知。

转眼间过去了两天,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在德丝一筹莫展之时,凤凰旅游局打来电话说,有人捡到了串祖母绿项链,让她尽快过来领取。德丝立即乘车前往凤凰。正是她掉的那串项链,经过打听,好心人是一个叫曾亮平的益阳小伙,在湘潭圣得湖有限公司做文职。

德丝立马赶到圣得湖有限公司,在办公室她见到了帅气、憨厚的曾亮平,当得知德丝是个驴行族,曾亮平的眼睛顿时亮了,她告诉德丝,他业余时间也酷爱旅游和探险,经常一个人打起背包,穿梭于全国各地。前不久去凤凰时,碰巧在路上捡到了这串祖母绿项链,他猜测应该是外国游客丢失的,便立即送到了旅游局。

两人越聊越投机,曾亮平得知德丝明天只身去宁乡漂流时,他突然有了保护她的想法:“你一个姑娘家,出门不安全,我们结伴游行吧。”

德丝爽快地答应了,他们相约第二天早上在长途汽车站见面。在宁乡的两天时间里,曾亮平深深地被德丝的活泼和可爱所吸引住了。回来的时候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路边有个骑电动车的妇女,因为不慎,摔倒了,装载的货物掉了一地。德丝赶紧跑过去,又是扶车,又是捡货物,还不停的问妇女伤得怎么样,要不要送医院。幸好只是磨破了皮,妇女在万分感激中开车走了。德丝的善良和热心更让曾亮平感动,也对她更欣赏了。“了不起,我佩服你。”离别时,曾亮平由衷地说,德丝羞涩地低下了头。

2008年寒假,德丝接到父母的电话,准备回国度假,曾亮平送她到机场,并送给他一个礼盒,要求她上机后再打开。当德丝打开礼盒后,发现是一枚心状戒指,德丝的心不禁怦怦跳起来,她知道,她生命中的王子来了。

给你三千万,请你离开我的公主

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并没有妨碍这对有情人的交流,他们通过网络、手机聊人生、聊理想、聊旅游,说到尽情处,德丝忧伤地说:“要是现在你在我身边就好了,我就可以带着你畅游柬埔寨了。”曾亮平也想和她日夜厮守,可是父亲都出去打工了,母亲又病了,年幼的弟弟需要他的照顾,实在不能抽身。”只好劝慰她说:“等你毕业后,我们一起去长沙,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德丝回了一句:“今生,我只做你的新娘。”

2008年2月1日,过度劳累的曾亮平病倒了,德丝立即从柬埔寨坐飞机飞了回来,在医院里细心照顾了他一周,这让曾亮平十分感动。2月8日,德丝送曾亮平回家,第一次见到了曾亮平的母亲,当德丝用流利的中文打招呼时,曾母吃了一惊,她简单问了问德丝的情况,先是高兴,但转念一想,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说到底,德丝是外国人,又贵为公主,终究是要回去的,她怎能舍得放下一切,嫁给一个贫穷的家庭过苦日子么?

打定主意后,曾母把儿子喊进房间,让他再认真地考虑一下,毕竟两个人的身份和环境相差太大,这样的爱情很难会有结局。她说:“我不反对你交女朋友,但至少要和你般配啊,不靠谱的爱情能持续多久?”

德丝走进来说:“阿姨,我虽然是一个公主,但我有一半中国人的血统,能留在中国发展是我最大的心愿,再说,我喜欢的是你儿子的人品和上进,无论他多么贫穷,我都愿意和他在一起一辈子,不离不弃。”

2008年的圣诞节,曾亮平主动打电话邀请德丝一起过节。接到曾亮平的电话,德丝喜出望外。在当地一家很有格调的柬埔寨文化风味餐厅,当德丝刚刚落坐,曾亮平变戏法一样,从桌下拿出一大束玫瑰花,用英语真诚地说:“不好意思,爱情路上让你受苦了。”德丝梨花带雨,羞涩地一笑,回敬了一句:“爱情从来都不计较酸甜苦辣,有的只是幸福和永远。”看着窗外漫天的烟花,两人紧紧地拥在了一起。

此后,曾亮平和德丝陷入热恋当中。而热恋中的两个年轻人又面临着一个新问题:如何通过德丝父母、特别是她威严父亲的考验。德丝告诉曾亮平:按照柬埔寨的习俗,公主不可以像平民一样谈婚论嫁,只可能嫁给门当户对的柬埔寨贵族。曾亮平笑道:“全世界父母爱子女的心是一样的,我相信你的父母也不想你做政治牺牲品,我能说服你的父母,即使你的父亲是雄狮,我也能打动他。”

经过一番商量,德丝决定先让国王撤回在湘潭的佣人,经过耐心劝说,西哈莫尼国王终于同意了,只是嘱咐她,有时间多回家看看。

2009年3月,德丝在曾亮平公司的附近租了一个房间,还买来了电磁炉和各种餐具。可是从来都衣食无忧的德丝哪受得了这么多苦,不会做饭,不会洗衣,买菜也不会还价,曾亮平只好天天跑过来帮忙,德丝内疚地说:“让你受苦了,我一定好好学。”曾亮平心疼地握着她的小手说:“这些粗重的活怎么能让你一个高贵的公主做呢,我全包了。”德丝摇着头说:“不,我要和你一起受苦,要不然,我将来怎么能做你的妻子呢。”那一刻,两人相拥而泣。

1.jpg
故事主人公柬埔寨公主德丝与湖南小伙曾亮平

2009年暑假,德丝邀请曾亮平一起去非洲沙漠探险。曾亮平吃惊地问:“你知道那里的危险吗?到处都是黄沙,没有尽头,到时候我们还没走几天就弹尽粮绝了。我说个故事给你听:以前,有个人一直想征服沙漠,于是他带着满满的粮食和水出发了,可是才走几十里就遇到了沙尘暴,粮食和水都被淹没了,但他不服输,一直朝前走,没坚持半天,就因缺水死在沙海里。”

德丝耐心地说:“你只是说了危险的一面,可是中国还有句古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

曾亮平无奈地答应了。

经过周密准备,7月12日,两个人飞到了利比亚,从那里踏入了撒哈拉大沙漠,他们被一片金黄的大海所吸引,太阳照在上面,幻化出绚丽的颜色。这边一片碧绿莹然,那边一片赤如鸡血,另一边白得像洒了一层白霜,像有一位神奇的画手,做出非人想像所能及的描绘,使沙漠闪现出色彩、光焰与诗意。

但是不久后,他们就遇到了沙尘暴,索性反应快,及时躲进了租来的骆驼下,德丝惊魂未定,曾亮平拉着她的手,一边安慰,一边说着黄易小说里关于在沙漠探险的故事,渐渐地,德丝的情绪才稳定下来,为了安全,两个人在沙漠里呆了一天就原路返回了。这次探险,让两颗年轻的心走得更近了,回湘潭后,德丝花了十天时间,绣了一幅十字绣给他,上面有一行字: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2010年6月,德丝大学毕业了,她在湘潭找了一份外贸工作,见女儿还不回国,打电话过去又以种种理由推脱,多德便亲自赶到了中国,直到此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爱上了一个中国穷小子,可是不管他如何做思想工作,德丝就是不听,德丝还说,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她已经深深地爱上这个男孩了,不可能再改变主意。

见没能说动自己的女儿,多德很是生气,他又亲自找到了曾亮平,说明来意,让他离开德丝,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曾亮平笑了,不卑不亢地说:“我和令媛是不会分开的,我们彼此都把对方视作了生命中的另一半,请你们成全,我会给她幸福。”多德掏出一张支票,沙沙写下一组数字后扔给曾亮平:“这是三千万,只要你肯离开我女儿,这笔钱就是你的了,拿着它,车子、房子、票子都有了,还怕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姑娘啊。”曾亮平坚定地说:“我不会离开德丝的!”多德气急败坏地说:“想和我女儿在一起,你死了这条心吧!”

此后,多德一直耐心地和女儿做思想工作,希望能和他一起回去,还说跟她找好了婆家,是一位将军的儿子,又帅又有钱有势,德丝知道父亲说的是波特,追了她三年却让她讨厌了三年的人,德丝说:“爸,你知道我一直不喜欢他,还想强逼我嫁给他,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么。”多德沉默不语。

千山万水追爱,只因今生我们生死相依

多德来湘的第六天,突然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说妻子住进了医院,情况危急,多德把这一消息告诉女儿,德丝立即方寸大乱,连夜买了回国的机票。在飞机上,多德一脸轻松,德丝回家心切,也没在意,直到回到柬埔寨,她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父亲精心设计的局。

可是为时已晚,多德立即没收了女儿的手机,并把她软禁在家里,德丝几次想逃出去,都被监视的保镖抓了回来。

这边德丝忧心忡忡,那边曾亮平是心急如焚,转眼间,德丝已经回家一个月了,却没有任何消息,打手机,关机,曾亮平敏锐地感觉到出事了。在父母和朋友的帮助下,曾亮平凑了一万元,又办好了旅游签证。

2010年7月16日,曾亮平来到柬埔寨,很快便打听到了多德的住址,当他兴致勃勃地报上自己的名字时,立刻被保安扣了起来,不管曾亮平好说歹说,还是把他带到了机场,趁着保安买票的机会,曾亮平飞快地溜走了。

有了前车之鉴,曾亮平不敢再造次,他在多德豪宅的对面找了家临租房,仔细地监视着。一天早上,当看到多德的车子开出去之后,他立刻从豪宅的后面翻了进去,正好落在德丝的小房子前,两个人就那么眼对着眼望着,德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狠狠咬了自己一口,才相信这是真的,一个月不见,曾亮平瘦了也憔悴了,胡渣丛生,头发凌乱,德丝一阵心疼,刚要和他说话,门开了,德丝的母亲走了进来,德丝示意他躲起来,但曾亮平反而以柬埔寨的礼仪行礼。

德丝向母亲详细讲述他们认识的过程,又讲起生活中曾亮平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她说:“一个有血性的男人,在人生态度上,肯定是乐观的、上进的,会包容,脾气好,而曾亮平就是那样细心、体贴的人。”她告诉父母,自己能遇到曾亮平这样的好男人,算是这辈子最大的福气了。

德丝的母亲把曾亮平叫了进来,然后拉着他的手说:“我相信我女儿的选择,只要她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女儿今年才23岁,你比她大六岁,我希望你能象对待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去疼她、爱她,让她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妻子。”

就这样,在母亲的帮助下,德丝和曾亮平顺利回到了中国。为了躲避父亲的追查,两人一起去了重庆,曾亮平仍然做他的老本行,德丝到报社当了一名记者,随着业务的熟练,她所采访的稿子也是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有名。

2011年3月7日,德丝接到读者报料,说南岸区那发生了意外事故,等赶到现场,却只见到父亲的几名手下。随后,手下们没收了她的手机,并把她带进车里。

在去机场的路上,德丝几次央求把她放了,无果之下,德丝借口上厕所,从树林里向山下跑,手下们便追,因地势陡峻,一个不慎,德丝便摔了下去……

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陡壁,大家心慌起来,马上把情况报告给多德,多德急得立即给曾亮平打电话。接到电话后,曾亮平也无心过问其中细节,马上赶到了事发现场,系好绳子后,便从德丝逃跑的方向寻觅下去。

10米,20米……100米,200米,他终于看到了被树枝挡住但已昏迷过去的德丝。把德丝送到重庆第一人民医院后,才发现德丝随身携带的项链不见了,曾亮平只好又返回去寻找,整整找了一天一夜,才找到了那串“祖母绿”项链。然而就在曾亮平向上攀登时,被突然滚下来的大石头砸伤了,住进了重庆第一人民医院。

从柬埔寨赶来的多德听说曾亮平两次下山的经过后,也十分感动,但他并没有就此成全两人,他来到曾亮平的房间,再次表示感谢,并愿意给他100万感谢费,但被曾亮平拒绝了,曾亮平说:“没有了德丝的爱,再多的钱对我来说也是一堆粪土。”

来到女儿的房间,多德郑重地问女儿:“你认真考虑过以后的一切吗?那个中国男孩真能给你幸福吗?”德丝说:“我相信我会幸福,因为从没有一个男孩子让我如此动心过。每当看到他,我的心情都会不自觉地兴奋起来,这种感觉是那样的美妙,那样的让人情不自禁。”闻听此言,多德知道女儿对他已是矢志不渝,这才最终同意了两人的交往。

2011年6月14日,德丝和曾亮平按照中国传统礼仪在湘潭举行了一场简单的订婚仪式。两天后,多德和随从们这才启程回国,机场送别时,德丝对父亲幸福地说:“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过得很好的,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传说中的那个绝世好男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